一种高效的虚拟键盘

由键盘引出的话题

我们一直在委屈自己使用反人类设计的键盘 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在各种平台下都有了既定模式的交互方式,并慢慢形成约定俗成的标准,后来者很难进行颠覆性的改变。这并不是说先行的规则就是最正确的,那只是时间和机遇的巧合,与是非无关。
比如键盘,QWERTY的排序的发明是为了降低打字的效率:因为后来人们发现,如果打字速度过快,某些键的组合很容易出现卡键问题(这是由于当时的工业水平,还无法解决的机械设计问题),于是克里斯托夫·拉森·授斯(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)发明了QWERTY键盘布局,他将最常用的几个字母安置在相反方向,最大限度放慢敲键速度以避免卡键。后来同样的键盘布局使用在来第一台商用电脑上,当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排列就移植到了虚拟键盘。事实上我们都知道,这样的键盘季度反人类:大多数打字员惯用右手,但使用QWERTY,左手却负担了57%的工作。两小指及左无名指是最没力气的指头,却频频要使用它们。排在中列的字母,其使用率仅占整个打字工作的30%左右,因此,为了打一个字,时常要上上下下移动指

我们要避免类似的错误

同样的事情好像就要发生着其他领域,我们也在委屈自己去接受体验极差的设计。 你是否在填写地址时来回寻找自己所处的省市?来回翻页最后发现要找的目标横在中间毫不起眼?

随着网络和信息化逐渐下沉到传统行业,行业和行业之间的发酵反应会衍生出新的场景。
物流信息化加速了行业的数据化管理,管理的第一步就是要录入基础信息。 在车牌录入的时候,如“川AZ9823”,第一要选择的就是省市的简称。我们查询了多个类似场景,在输入省市区缩写的时候,各个产品的交互方式五花八门,你很难找到其中的规律。作为产品人员的我们都如此脑大,就更别提我们的用户了(物流行业从业人员文化水平普遍较低,对抽象概念理解能力也不强)。

通过主流产品的调研,还是能够隐约发现某些键盘布局的内在逻辑:
GDP排序
官方排序
首字母排序
以上的排序逻辑都有一定的认知门槛,如GDP排序,你首先得知道该省的GDP总量,然后得知道其他省市的GDP总量,最后得到排名,然后在键盘上找到对应的顺序。很难想象,一个简单的点击动作背后有这么长的思考链条,所以这是反人类的设计。
那么,有没有一种布局符合用户的认知习惯,加速我们输入车牌的效率呢?
首先我们得了解物流从业人员的位置感非常强,一趟任务从“北京-武汉”,他们可以很快在脑海中找到起点和终点的的位置,甚至形成正确的路线。所以,如果将键盘布局和中国地图各省市区的位置对应起来,那么在操作的时候就可以很快和用户 的认知模型对接。比如要选择“新”,新疆位置处于最西北,那么在键盘左上角就能找到,黑龙江“黑”在中国地图的东北方,相应的键盘上就处于右上角位置。

1、定位默认城市

系统获取用户所在区域,打开键盘后,自动高亮出所在省市,这样就成功的抛下了“视觉锚点”,根据有关数据表明,用户有超过50%的几率会选择当前省市

2、记录历史按键

在物流行业的使用场景中,输入车牌一般会批量输入,重复选择同一省市的几率较高,如果这时在键盘上记录最近3次选择的按钮,会有效引导用户的视线,提高匹配度。

3、记录高频按键

从统计学角度看,同一车队所拥有的车辆归属于固定的几个省市。根据用户操作的历史数据,将输入频率最高的按键高亮出来。

总结

我们重新设计了省市区选择键盘的布局,同时结算了三种提升了输入效率的方法:
定位默认城市
记录历史按键
记录高频按键
同样的思路我们还可以用于国家选择、城市选择等等。
提高用户体验并非要重构或颠覆我们现有的方式,很可能一点小小的改变就能博得用户的会心一笑。